纽约州州长:呼吸机存量仅能撑6天 已采取"极端"措施


3月初,德国各种声音频出,体育联赛要不要取消?音乐会还能否举办?要不要关闭学校?狂欢集会还能否继续进行?这时,很多人才开始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达姆斯塔特工业大学图书馆门口张贴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举措。受访者供图

德国超市中,售卖卫生纸的货架空荡荡。受访者供图

“就我个人观察,现在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意识到了戴口罩的重要性,开始在公共场合戴上了口罩。”小莫说。

“以我为例,疫情严重之后,我每次出门都会戴口罩。”小莫说,目前,德国大多数出门戴口罩的,一般是亚洲人,而其他国家的人,戴口罩的少之又少。

“我们当时以为,国内发生的是一场大规模的流感,就像德国几年前也有严重的流感,都没太在乎。”小莫说。

“医疗体系不崩溃,我不会回国”

BBC报道指出,德国死亡率相对较低的原因可能有三个方面:一是检测能力强;二是感染患者中年轻人居多;三是德国的保健系统比较完善。

据杭州市商务局统计,开放申领消费券以来,截至4月1日16:30已带动当地消费9.49亿元,兑付政府补贴6695万元。新京报讯 据德国《每日镜报》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12时,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71817例,较前一天新增4933例;累计死亡775例,较前一天新增130例,累计康复16100人。

小莫介绍,起初聚会的人数被限制到只有5个人,“在街上,如果超过5个人一起行走,就可能会被警察盘问,可能面临罚款。后来,减到2人。”